第11章 一顿饱食

作者:珍禾
    苏宛平也有些后怕,她看到了那么大的野猪,心里早已经发毛,以后她是不打算入山的。

    于是点了点头,就着前身的口气喊了一声婶子。

    她回到茅屋里,这会儿弟弟背着柴禾回来,柴禾捡的不多,只是两姐弟看到对方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以后他们三人会越过越好的。

    苏宛平虽然对他们没有什么感情,但这几日的战友情还是有的,尤其是傅氏对她无条件的好,她不感动不可能,而且还有一个明明没有力气却总想着护着她的弟弟。

    “姐,你居然寻了这么多的蘑菇。”

    苏义也上了山,他却什么都没有寻到。

    苏宛平笑了笑,姐弟两人进了破旧的厨房,厨房的灶台上还有一口铁锅,但脏的不成样子。

    两人合力将灶台收整了一下,接着弄了蘑菇野菜汤,没有油没有盐,然而苏宛平却吃得很安心,她已经饿了好几日,前身本来就瘦弱,也没吃饱过,如今有这野菜汤,她都觉得是美味。

    将汤碗端入屋中,看到床上的傅氏面銫好看了不少,苏义.解释道:“姐,忠叔说了,娘要静养,再喝几副药便能好。”

    “要多少诊金?”

    苏宛平随口问出,苏义垂下头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怕得要一两银子,忠叔那儿只有一些普通的草药,所以药得从镇上的医馆里抓,忠叔写了药方。”

    “行,我知道了,我明日正好去县里办户籍,到时我想办法弄几副药回来。”

    可是他们手中是一文钱都没有,苏义没有淤说话。

    傅氏听了姐弟两的话,立即从床上起身,“你们别担心,我今夜就将那绣品绣好,明日二丫将绣品卖了。”

    “娘。”

    姐弟两异口同声,傅氏的眼睛明明不行了,岂能再耗神。

    傅氏摆了摆手,“就算我眼睛瞎了我也甘愿,咱们母子三人从苏家出来,只要能活着,争了这一口气,我高兴。”

    苏宛平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从怀里拿出绣品,还是她当时顺手放进去的,倒是没有让苏家的人翻走,而且还将针线带出来了。

    傅氏连夜点着火把刺绣,苏宛平姐弟两人被傅氏推到床上去躺着,明个儿还得天不亮的去县里,前身从来没有出过家门,傅氏很是担心,可家里无人能立门户,儿子又太小,只能由二丫出头了。

    苏宛平强迫自己睡觉,好在不用饿着肚子睡觉,心情放松下来,她还真的睡着了。

    天不亮的时候,苏宛平被傅氏摇醒,“二丫,村长快要出发了,你也赶紧起来,咱们不能让村长等着。”

    苏宛平没想起得这么早,但想着这户籍早一点从苏家院里牵出来早一点自由,于是强行起了身,可是起来的那一瞬间,她只觉得全身都像散了架,昨日被打了后她都没有看大夫,虽然没有受重伤,却还是很难受的。

    她怕傅氏担心,便强忍着,穿上外衣,就见傅氏已经将绣品拿了过来,再细看傅氏的眼睛,只见一双眼睛红红的,瞧着像要发炎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