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末日里最恐怖的是什么

作者:花卷一壶酒
    方竞星晃了晃手电,看清了在楼梯口站着的安若烟。

    “你怎么样?”安若烟关切问道,“之前的响声是怎么回事?”

    “没事儿,丧尸确实进到商场里,不过现在应该没事。”他手动拉下卷帘门,示意安若烟放心。

    “我找了不少大部头的书,需要做什么?”

    方竞星上楼找到在玩偶店得到的链锁,低声道:“我把一个怪人引到了天台,现在要先确保他没有发现这条通道。”

    安若烟轻呼一声,二人同时扭头看向储藏室对面同往天台的门,方竞星不敢怠慢,拿起锁链过去缠在把手上面扣上了锁。

    “为什么要躲着那个人?”安若烟小声问道,“他怎么了?”

    “说不好,只是感觉他有些怪,我不敢轻易把他领到这里。”方竞星皱了皱眉,“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像轻度变异?”

    安若烟不由又回头看了看已经锁上锁链的门,她抓着方竞星的右臂连自己都没觉察到。

    “但是从我下午观察来看,正常人变异成丧尸只要短短一分钟,他如果是被丧尸袭击过,应该早就变异的才对。”这也是方竞星心有疑虑原因。

    “那应该就是和我们一样的幸存者吧。”安若烟宽慰道。

    “也许他确实是在通风管里憋得太久造成了不适吧。”方竞星也自我安慰道,舒了口气笑道,“起码现在对我们是没威胁的,我们先来布置一些防御线。”

    他说着把手电递给了安若烟,示意她为自己照亮,自己则把安若烟整理的书堆陆续搬往十四楼卷帘门下面堆积,他又把卡座里的几把椅子和木桌搬来堵在门开,都淋上了从便利店找来的伏特加。

    “你这是在玩儿火啊。”安若烟似笑非笑。

    “玩火尿炕是吧?”方竞星笑着说,两人同时感受到暧昧情绪和这末日的暗夜格格不入,安若烟嘁了一声,不再同他搭话。

    布置完了门口的防御,他又拿着两瓶酒一路从门口淋上了旋转楼梯,在这里又堆放了一堆书册和从储藏室搬出来的办公桌作为第二道防线。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折腾这一遭,方竞星筋疲力尽地喘了喘,只觉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一般。

    防御线构筑完成,智力+1,末日继续。

    这时安全通道门那边却传来了敲门声,方竞星二人同时一震,急忙闭了手电。

    门外响起了吴楚有些嘶哑和疲惫的声音:“方先生,是你吗?”

    方竞星迅速伸手捂住了手电灯光,朝安若烟做了个“嘘”的手势,安若烟听到吴楚阴恻恻的笑,抓紧了方竞星的胳膊。

    “你把两面的通道都反锁了,到底是在防备丧尸呢还是在防备我呢?嘿嘿嘿,方先生你在听吗?”吴楚兀自喋喋不休地说着,好像他真的能感知到和方竞星就只有一墙之隔。

    方竞星索杏不理会吴楚的胡言乱语,伸手从战术背心里掏出两块化妆棉塞到了安若烟耳朵里:“不用听他在这里胡说,先去休息,我在这里守夜。”

    安若烟有些担心地看了看方竞星,轻声说了句“别硬撑着,两个小时后我替你。”她说着掏出手机上了闹钟,没有方竞星这一天忙前忙后拼死拼活的艹劳,只怕自己早就成了鸡排店丧尸小哥的腹中餐。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吴楚渐渐安静了下来,方竞星也松了口气,终于坐在旋转楼梯台阶上,才觉双腿像灌了铅一般沉重。

    想想今天才不过是和一个丧尸经历了一番并不算激烈的搏斗就筋疲力尽,虽然有受末日爆发和穿越冲击的身心俱疲,但以这个状态应对日后只怕越来越严重的局势,方竞星一点都乐观不起来。

    才感觉到略微恢复了几分精力,身后又响起了吴楚那烦人的敲门声,这一回吴楚的语气显得极为暴躁,敲门的声音也重了起来:“方先生,方先生,你快出来,让我吃了你啊!”

    方竞星闻言悚然一惊,急忙回头,黑暗中链锁隐约泛着幽幽的光。

    刚才吴楚的声音,好像在自己耳边说话一样真切。

    吴楚果然有问题!还没有从震惊中醒转,他又听到了储藏室那边传来的响动,是安若烟起身出来的声音。

    “怎么不睡了?”方竞星关切问道,黑暗中他看不到安若烟苍白到极点的脸涩。

    “我刚才好像听见,门外那个人就在我耳边说话。”

    方竞星还要强自编造理由安慰她这个时候二人却同时听到吴楚的声音又在耳边炸起,“你们出来给我吃啊!”

    接着发出了“啾”“啾”的声音夹佑着嘿笑声,牙酸得让方竞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到底是什么人?”他再也按捺不住,沉声问道。

    “嘿嘿嘿,方先生你终于说话了啊。”吴楚的笑声让二人如坠冰窟,“不过现在,我不想先吃你了,我闻到了青春肉体的香味。”他说着贪婪地抽了抽鼻子。

    声音隔着安全门传入,却好像吴楚就在二人对面近在咫尺的地方。

    “你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变异?”方竞星压抑着心中恐惧问道,现在的感觉,不是他控制住了反锁在天台外面的吴楚,而是他自己被吴楚困在了书局里。

    “因为我感染的是艾丽卡二型病毒,不是那些没有智商的活死人可以比的。”吴楚话里充满了嘲讽。

    方竞星拉着安若烟的手猛地一揪,艾丽卡病毒!和阿罗提到过的一样!

    “艾丽卡病毒到底是什么?”此时急于寻求答案的心情反倒压过了恐惧,方竞星向着安全门走近了几步,大声问道。

    门外面的吴楚有节奏地敲着安全门,语气里有着怂恿和鼓动:“你出来,让我吃了你,你会知道你想知道的一切。”话音落下,他猛地晃了晃安全门,链锁被震动的叮当作响,好像吴楚随时可以破门而入一般。

    方竞星急忙抓起了立在书架旁的工兵锹,屏住呼吸全神戒备。

    “唉”并没有推开安全门的吴楚叹了口气,有些遗憾,“我还是低估了你的警觉,那个时候应该第一时间把你吃掉的。”

    感受着吴楚的威胁,方竞星绷紧了肌肉,工兵锹斜斜举着:“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是吗?”吴楚听着方竞星言语上的反击,只觉得无比滑稽,“我觉得,一会儿你会主动打开门的。”

    方竞星和安若烟听到天台上发出的声响,面涩齐齐变得煞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